名老中醫讀書之路

nytcm
2022-02-07
來源:南陽市中醫藥信息網



名老中醫讀書之路

       

劉更生   顏純淳

       

(山東中醫藥大學中醫文獻研究所)

   



1980年下半年,《山東中醫學院學報》開辟了一個享譽全國的專欄“名老中醫之路”,邀請全國著名中醫學者撰文,回憶其治學道路與經驗。該欄目不僅得到了名老中醫的積極響應,而且在中醫界引起強烈反響。


江西的朱炳琳先生在《到處逢人說鳳梧》一文中回憶說:“遙想專欄初辟當年,莘莘學子,奔走相告,《學報》一到,先睹為快,筆錄手抄,不分晝夜?!?/span>即當時情景之寫照。


之后,將這些文章加以匯輯,由周鳳梧、張奇文、叢林任主編,山東科學技術出版社分3輯出版。問世后,受到普遍歡迎,印行3萬余冊,仍供不應求。


《名老中醫之路》不僅實現了“啟迪中醫后學,誘掖名醫成長”的初衷,而且具有更深遠的意義和影響。國醫大師鄧鐵濤先生評價說:“《名老中醫之路》是一本多姿多彩、發人深省、催人奮進、引領成才的好書?!睹现嗅t之路》是一部20世紀當代名醫的‘成才史’,是歷史學的新分支;是一部世界獨有的中醫教育史;也是一本20世紀中醫傳奇文學。因此,這本巨著是21世紀青年中醫和有志于發揚中醫藥學的人們的必讀之書,是一部值得中醫教育家和高等教育行政部門深入研究的重要著作?!?見《名老中醫之路續編·序》,中國中醫藥出版社)


《名老中醫之路》共收錄100篇文章,主要涉及97位名醫,記錄了老一輩著名中醫的成才之路、成功之路和成名之路。名老中醫成才因素固多,但讀書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。通過反復研讀,對97位名老中醫的讀書經驗進行了初步總結,今分為若干專題與同道共享。



一、讀哪些書


筆者以山東科技出版社2005年7月第1版《名老中醫之路》合訂本為底本,對97位醫家讀過的中醫書(主要是古籍)進行了統計。


方法:(1)按明確書名統計,醫家凡提及一種書(或遵師命,或自學,或告誡后學)則計1次,一位醫家多次提及的同一種書不重復計算;(2)同書異名明確者合并為一種;(3)只提及類別或所指不明確者,如四大經典、本草、方書、醫案等,不計。需要說明的是,先生們讀書一般不限于醫籍,大多博覽群書,也有文史入手的,但醫書總是根本。


經統計,97位醫家均有關于讀書的記述,所提及的書共有320種。


其中,被20人以上提及的書有12種:(1)《傷寒論》65人,(2)《金匱要略》62人,(3)《黃帝內經》60人,(4)《難經》43人,(5)《溫病條辨》29人,(6)《湯頭歌訣》28人,(7)《神農本草經》25人,(8)《醫宗金鑒》24人,(9)《藥性賦》22人,(10)《素問》21人,(11)《千金方》21人,(12)《瀕湖脈學》20人。


被10人以上20人以下提及的書有13種:《溫熱經緯》15人、《本草備要》15人、《靈樞》14人、《外臺秘要》14人、《醫學三字經》14人、《臨證指南醫案》12人、《本草綱目》11人、《醫學心悟》11人、《諸病源候論》10人、《景岳全書》10人、《醫方集解》10人、《素問靈樞類纂約注》10人、《類經》10人。


被10以下提及的書有295種(占整個書目的92%),其中5~9人提及的24種,2~4人提及的有74種,而只有1人提及的有197種。


若按類別統計,320種書目幾乎涉及中醫書籍的各個類別,其中被5人以上提及的49種書如下:



由以上統計,可以看出名老中醫讀書的幾個特點:


第一,必讀經典

排名靠前的著作均為經典,如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、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、《神農本草經》等。還有些醫家只提及讀“四大經典”,未列具體書目,故經典是醫家普遍重視的,是學醫必讀之書。


第二,重視基礎


除了經典,如《湯頭歌訣》、《藥性賦》、《瀕湖脈學》等基礎性著作也受到重視,明顯高于單純臨證著作。


第三,多未必善

雖然醫家提及的書有320種,但僅1人提及的有197種,占61.5%。真正被名老中醫普遍重視的并不是很多,也就是說讀書應有重點。抓住重點,再博覽群書,是學習中醫應注意的。


二、背哪些書


學習中醫不僅要讀書,還要背書,這是古今醫家成才的共同經驗。


劉渡舟先生說:“不背一點書,是沒有功夫可言的?!薄睹现嗅t之路》97位醫家提及的書目共有320種,其中有41人明確提及應背誦書目,共計37種。背誦書目中被8人以上提及的有10種,依次為:《傷寒論》22人、《金匱要略》18人、《湯頭歌訣》16人、《黃帝內經》14人、《藥性賦》14人、《瀕湖脈學》10人、《難經》9人、《醫學三字經》8人、《神農本草經》8人、《醫宗金鑒》8人。其余為4人提及1種,3人提及2種,2人提及7種,1人提及17種?,F將書目分類列表如下。



以上書目主要包括經典類、基礎類及臨證類,歸納一下,數量并不是很多。此外,與整個書目相比,需要背誦的書大多是提及頻次較高的,但并非完全一致。如《溫病條辨》、《本草綱目》等,認為應讀者多,應背者少。


名老中醫不僅提出背誦書目,還多有論及背誦的意義與方法。


岳美中


岳美中先生說:“對《金匱要略》、《傷寒論》,如果能做到不加思索,張口就來,到臨床應用時,就成了有源頭的活水。不但能觸機即發,左右逢源,還會熟能生巧,別有會心?!?/span>


沈仲圭

沈仲圭先生說:“根據我的經驗,年青時要讀熟幾本書做底子。因年輕記憶力強,一經背誦,便不易忘記,可以終身受益,同時為以后進一步學習打下基礎?!?/span>


陳鼎三

陳鼎三先生認為:“經典著作中的條文,乃是從無數病例中總結出來的具有規律性的東西,也就是俗話所說‘萬變不離其宗’之‘宗’。記住它,背誦它,就能在臨床上觸發思緒,吃透精神,從熟生巧,別出心裁?!?/span>


關于背誦,名老中醫有許多經驗,今摘錄數則如次:


任應秋

任應秋:“我學習經典著作如《靈樞》、《素問》、《傷寒論》、《金匱要略》、《神農本草經》,都是二十歲以前讀背的,也就是用機械的方法,朝斯夕斯地讀和背,基本本把它記下來了?!?/span>


姜春華

姜春華:“現在看來,趁年輕記憶好,讀熟了后來大有用處,這也可說是學習中醫最基本的基本功?!?/span>


方藥中

方藥中:“我用小紙片把要背的東西寫上一小段帶在身上,反復默念,走到哪里念到哪里,一天能背熟幾個小段?!?/span>


哈荔田

哈荔田:“我背書時不用默誦法,而是在僻靜處朗朗誦讀,俾聲出之于口,聞之于耳,會之于心,之后則在喧鬧環境中默憶背過的內容,所謂‘鬧中取靜’。如此,則不惟能熟記,且能會意?!?/span>


路志正

路志正:“伯父教我誦讀中醫典籍的方法是:先是低吟,即自念自聽,吟讀數十遍或百遍之數,有若流水行云,出口成誦,形成自然記憶。他反對高聲朗讀或強記在心,否則忘卻亦快。低吟之后,要逐漸放慢速度,邊讀邊體會文中涵義,所謂‘涵味吟誦’,務求弄懂原文??鬃釉唬骸畬W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則殆?!饾u使我認識到背誦和理解之間相輔相成的關系,所謂‘讀書百遍,其義自見’。許多名篇大作及中醫經典都是這時誦讀的,至今不少原文仍能朗然成誦,深感得力于當年窗下功夫?!?/span>


謝海洲

謝海洲:“經典著作是中醫理論的源泉,有了熟讀乃至重點篇章能夠背誦的硬功,博覽各家各派,才能抓住重點。老一輩所以能引經據典,脫口而出,如數家珍,就是因年輕時下過一番苦功。經典讀熟了,以后才有豁然貫通之妙。尤其在青少年時,奠基更為重要。我四歲時,隨祖父課徒的學生念些歌賦,雖不理解,念得多了,也就記住了。背,不單純是記憶的問題,還有加深理解的作用。學習方歌、藥物更是如此,不背不成。熟背才能得心應手,口到筆到,熟能生巧……這種背誦的‘童子功’,對學中醫的人是必備的?!?/span>


總之,老一代名醫的經驗告訴我們,要學好中醫必須背誦,而且背誦宜早,必須堅持不懈。



三、讀書入徑


讀中醫書,通常要講究次序。


通過分析《名老中醫之路》醫家的讀書經驗,可知學習中醫讀書的入徑主要有二,一是由淺入深,一是由深而淺。


由淺入深,即從流溯源,就是先讀一些淺顯易懂的書,然后再讀經典。


袁鶴儕

如袁鶴儕先生說:“初學入門,可以選讀諸如陳修園的《傷寒論淺注》,《金匱淺注》、《醫學從眾錄》、《醫學實在易》、吳鞠通的《溫病條辨》及《頻湖脈學》、《本草備要》等書,如此在醫理上雖未深通,而在臨床應用上,茍能靈活運用,亦頗小道可觀。然欲達到精通醫理,則相去尚遠。仍須溯本求源,從根本做起。


要認真研討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、《脈經》等經典。此后,宜進一步學習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、《千金》、《外臺》、《本草經》、《本草綱目》等,參以金元四大家及各種醫籍。這樣才能較全面、系統地掌握中醫理論。此須假以時日,方能得其精髓,明其靈活變通之妙?!?/span>


由深而淺,即從源到流,其入徑與上述相反,主張從經典入手。


任應秋

如任應秋先生說:“首先要讀好《靈樞》、《素問》、《傷寒論》《金匱》幾部經典著作,因為它是漢代以前許多醫學家的總結,許多文獻的結晶,是中醫學理論的基礎。把它讀得爛熟,才能算打下了比較堅實的理論基礎?!?/span>


陳遜齋

方藥中先生回憶恩師陳遜齋的教導時說:“陳老要求很嚴,又十分耐心。他很注意學習方法,強調立足點要高,一定要從經典學起,旁及各家,然后由博返約。他認為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應該是臨床家的‘看家本領’所在,在此基礎上,上溯《內經》,下及后世,才能對中醫學有系統的了解?!?/span>


兩種途徑,看似相反,其實最終要達到的目的是一樣的。無論從源至流,還是從流溯源,最終都要源流貫通、源流合一。至于選擇哪條途徑,并非一成不變。


王文鼎學醫經歷

王文鼎先生弟子回憶先師學醫經歷:“投拜到當時名醫鄭先生門下為徒。鄭先生第一次講課,就反復申言:欲為良醫,當從《內》、《難》學起,方有根底。否則專恃一二方書,即使為醫,亦走方郎中而已。文鼎本當遵師教誨,循序漸進,打下堅實根基。怎奈由于文史水平所限,對秦漢文章難以理解,真是讀而未能明,明而未能別,別而未能新,十分苦惱。


何況他學醫是為急切謀求生計,便向鄭老師請求賜教看病之法。鄭老師失望之余,只好把他介紹給顏聞修老師。顏師倒也因材施教,讓他讀些應用方書,諸如《珍珠囊藥性賦》、《湯頭歌訣》、《神農本草經》及《醫學三字經》等,引其入門。但顏師亦謂:這些淺近之書只可敷于應用,未可深入堂奧。涉淺水者得魚蝦,涉深水者得海鱉,理固然也?!?/span>


劉季三

此外,劉季三先生在論教學實踐時談到讀書的先后,論述詳細,可法可據,摘轉于下:“學生第一年先學《傷寒論》,要求背的爛熟,約用三個月。第二步學《金匱》,同樣要求背的爛熟,又約用三個月,共六個月。下半年內除每天念原文一遍外,可以參考各家的注本,全年大約可看《傷寒》注本二十種左右,《金匱》注本五種左右。


在這一年中,要求眼有看,看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;耳有聽,聽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;口有道,道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。專心致志地學,隨時誘導,隨時啟發,隨時講解,隨時提問,促使學生能自己提出問題,自己分析問題,自己解決問題,不斷提高悟機,深入鉆研,鞏固提高。


第二年學習《內經》、《本經》,要求重點熟記,不要求全部背誦??醋⒔鈺r,要求以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來解釋《內經》、《本經》,又要求以《內經》、《本經》回過去解釋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。這樣循環往復,《內經》《本經》讀熟了,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是更熟了。四部經典熟悉之后,閱讀溫病學說及各大家的《內經》注解和《本經逢原》、《本經疏證》、《本草思辨錄》,另外,學習有關這方面的著作二十種左右。


第三年是由約及博的階段,鼓勵學生多讀書,不僅大家、名家的書要讀,即便是《串雅》內、外編也要讀,讀得越多越好。讀書要寫筆記,寫心得體會,要用《內經》著作為尺度,來分析評價。這一年大約可看醫書四十種左右。第四年是繼續鞏固理論知識,從事臨床實踐的階段。要求理論聯系實際,培養獨立工作的能力?!?/span>


先生們的經驗告訴我們,無論是由淺入深,抑或是由深而淺,都可達到登堂入室。至于孰先孰后,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而相應地選擇。應注意的是,兩種途徑雖可融通,但要把握重點,即經典,即源頭?!皢柷堑们迦缭S,為有源頭活水來?!闭浔?,清其源,方能得其幽微。


四、博與約


中醫古籍浩如煙海,除了要選擇讀書入徑之外,還應注意處理好博與約的關系。


所謂博,是指讀書宜廣博,數量宜多,種類宜寬,即博覽群書。所謂約,就是精,是指讀書宜專精知守,不宜泛而無歸。從學習中醫的角度,既要博,又須約,而關鍵在于處理好博與約的關系。張贊臣先生說:“非博則無以專,欲專則必須博,兩者似相矛盾,實則相輔相成也?!?/span>


博覽的好處是見多識廣,不存門戶之見。


張伯臾

張伯臾先生認為:“中醫治學之道,以《內經》、《傷寒雜病論》為基礎,但同時又必須擷采眾長,這樣才能增進學識,提高醫術?!?/span>


魏長春

魏長春先生:“在熟讀精思經典著作的基礎上,廣泛地學習前人的著作和經驗是十分重要的,特別是金元四大家及溫病學派葉、薛、吳、王的著作,更應反復研讀。但在學習時必須擇善而從、摒斥門戶派別之偏見?!?/span>


但如果只知博覽,抓不住重點,往往收效也就不大。


張澤生

張澤生先生說:“太多太寬,郢書燕說,泛泛而過,印象不深,有時反滋其惑??戳说は獣?,則從痰從陰虛治;看了景岳書,則從陽虛治;今天重用蒼樸、二陳,明天又重用熟地、山藥。這樣治無定見,方藥容易變亂。當然在學醫或初業醫時,可以廣采博搜,增加知識,誘使自己去探索?!?/span>


博覽通常需要有一定基礎,尤其是經典的基礎,然后再博覽群書,這樣才能博采眾長。


王靜齋

王靜齋先生說:“學醫要從四部經典著作入手,熟讀以后,再博覽群書;經過認真臨床,方能得之于心,應之于手?!?/span>


屠揆先


屠揆先先生說:“先叔父嘗教導我說:‘為醫之道,首先學好四大經典著作,這是根本。各家學說,必須博覽,相互參證,方能逐步深入。識見既多,思路既廣,臨證之際,自能應付裕如?!?/span>


韓百靈

韓百靈先生說:“若專精基于博覽,博覽必識主體之學,臨證有所宗而有所舍,而后必有獨識而獨得,必由博而返約。是學貴于專精,而放眼于寬,方不致一葉障目,兩豆塞耳,泰山不見,雷霆不聞,是為聾瞽,必無所為?!?/span>


面對眾多的中醫古籍,前輩們通常采取由博返約的方法。


楊志一

楊志一先生認為“由博返約”有二層含義:“一是在博覽群書之后,應該歸納出其中的要點和規律,要有自己的觀點和見解,要有所發現,否則就是死讀書;二是在有了寬廣的基礎和全面知識之后,應該定向發展,應該在某個方面或某個專題上多下功夫,深入研究,這樣才能有更大的進步,才能更上一層樓?!?/span>


張澤生

張澤生先生說:“治病要有定法,讀書要有選擇,有批評,合我者用之,不合者棄之,要去蕪存菁,活用前人的經驗。我主張經典著作要熟讀精讀,其他可以泛讀博覽,最后要重點反復研讀一本實用書籍,從此書到臨床,從臨床到此書,反復數次,定型以后,可參看一些名家醫案醫話,雜志文章,廣搜博取,豐富自己的臨床。這樣實踐功夫才能純熟,這就叫做‘取精于宏’?!?/span>


李克紹

李克紹先生治學主張“要博覽群書,更要由博返約”,認為“除了經典著作之外,還要廣泛地閱讀其他醫家的著述,尤其是歷代名家的著述”,但“僅僅是讀得博還不行,還要由博返約,才能真正學到手。所謂由博返約,就是從全面資料之中,歸納出幾個重點,從不同的現象之中,找出其共同規律?!?/span>


就一生的讀書而言,不僅要由博返約,而且還要由約返博,不斷交替。


周筱齋

周筱齋先生說:“回顧學醫經歷,深感治學過程是:始于約——進于博——終于由博返約;達到‘爐火純青’,猶不可以為峰極?!?/span>


程門雪

程門雪先生弟子回憶:“程氏治學,可分三次變化:始則雜而不專,僅是一般的從師與學校二個卒業,奠定了做醫生的基礎,而一無特長的時期;繼則由教學而專于《金匱》,是為‘由雜而?!囊蛔?。三十六歲以后,則博涉群書,大約除《千金》、《外臺》、《本草綱目》等巨帙鴻編作為備查外,其他名著及清代各家,無不泛覽,每讀則多加箋批,這是‘由專而博’的一變。四十二歲以后,則如上文所引,‘書不求多,數種經典已足’,而且‘縮為五、七言歌訣,以便誦讀’,認為這樣做,是他自己‘晚學之始基,亦即補讀之一法’。


這第三變是‘由博而返約,由粗而入精’,到了爐火純青、無遠勿屆、無往匪適的程度。古人說:‘齊一變至于魯,魯一變至于道?!@個“道”字是講的為政達到‘至治’,也可借喻為治學的最高境地了?!?/span>



五、寧澀勿滑


《名老中醫之路》記載了許多讀書原則與方法,“寧澀勿滑”便是其中之一。所謂寧澀勿滑,就是強調讀書宜用心精讀,在細節上下功夫。尤其是經典著作,不僅要讀熟、背熟,還應該精研字詞,弄清含義。


岳美中

岳美中先生在談到“讀書寧澀勿滑”時說:“對主要經典著作要扎扎實實地下功夫,讀熟它,嚼透它,消化它。讀每本書都要在弄清總的背景的前提下,一字字一句句地細摳,一句句一字字地讀懂。無論是字音、字義、詞義,都要想方設法地弄明白。不可順口讀過,不求甚解,不了了之。也不可用望文生義得簡單辦法去猜測。更不能拿今天的意思硬套上去……這樣逐字逐句地讀書,看似澀滯難前,實則日積月累,似慢實快。那種一目十行,浮光掠影的讀法,不過是捉摸光景,模糊影響,談不到學問?!?/span>


任應秋

任應秋先生持有同樣的觀點,認為對于重要典籍宜“迂頓”而“非速化”。他說:“我們讀《靈樞》、《素問》等,亦只能采用‘每一書皆作數過盡之’(蘇東坡《又答王庠書》語,筆者注)的方法進行,寧可‘迂頓’一些,不求‘速效’之術……至于在讀的時候,態度務須認真,精神務須集中,遇到不了解或不完全了解的地方,必須查問清楚,不應該一知半解,自以為是?!?/span>


蒲輔周

蒲輔周先生以“活到老、學到老”的恒心讀書,“每讀一部中醫文獻,無論是巨著,還是中短篇,始終堅持一絲不茍,從頭讀起,一字一句,一章一節,竭澤而漁,不使遺漏。即使讀兩遍、三遍,也不改易這種方法?!彼Uf:“學無止境,每讀一遍,皆有新的啟發?!?/span>


趙金鐸

趙金鐸先生認為:“在細讀的過程中,不可避免地要遇到很多難題將人澀住,是順口溜過,還是抓住不放?這是治學上的一個大問題?!币虼?,他讀書首先是“從頭到尾地通讀一遍,領會精神,窺其全豹?!敝蟊闶羌氉x,因為“只作全面、一般性了解,是遠遠不夠的,還必須下功夫精鉆細研,找出其中規律性的東西,這就是細。我細讀《內經》,采用了先縱后橫的方法。所謂縱,就是以某一部《內經》原著為藍本,逐字、逐句、逐篇地進行學習;所謂橫,就是將其他醫家對《內經》的論注,對照互參,分門別類地貫穿錯綜?!?/span>


陳慎吾

陳慎吾先生極力推崇仲景學說,其弟子回憶說:“老師認為,學習《傷寒論》應有階段性。初學階段,必須通讀、精讀、熟讀,以至背誦記憶,將全書精神基本掌握;經過這樣一番功夫之后,再用歸納、分析、比較的方法,進一步掌握要領?!?/span>


為什么前輩們十分強調讀書宜精?


陳鼎三

陳鼎三先生的弟子回憶乃師說:“先師常說:‘讀書百遍,其義自見’。認為一本書,只讀一遍,其真正價值是不可能理解透徹的,往往很多地方會被忽略過去,如果忽略的地方恰好是全書的精華所在,那就太可惜了。特別是對經典著作及各家各派的代表著作反復精讀,乃是古往今來有所建樹的醫家卓有成效的途徑之一?!?/span>


金壽山

金壽山先生說:“學中醫,在沒有學通的時候,盡管苦學,不通的地方還是很多,會陷入困境,一定要熬過這個關。我是熬過這個關的。鐵杵磨成針,只要工夫深,終有一日會得豁然貫通。這以后,一通百通,左右逢源,學起來便容易了,這叫做‘頓悟’,是從苦學中生出來的‘巧’。但沒有苦便沒有巧,沒有‘漸悟’便沒有‘頓悟’?!?/span>


劉季三

劉季三先生“治學刻苦嚴謹,終日手不釋卷……凡所讀之書均逐字推敲,聯系實際,切磋琢磨,重點處圈點批注,抄錄記載?!彼J為《傷寒論》一書應終生誦讀不廢,且須過三關,其中第三關是在通讀及閱讀各注家之后,再回到原文進行精讀,他說:“各家之說,各有是處,亦各有非處,自不得不由博返約,取原文逐篇逐條逐句逐字細為參詳:此經何以有此證?此證何以用此方?此方何以加此藥減此藥?反復推求,必至無疑義而后已?!?/span>


此外,前輩們讀書為求細,常常結合筆記,或圈或點,或寫心得,二者宜有配合。前輩的經驗告訴我們:初時的寧澀勿滑是為了日后的游刃有余,讀書耐得清苦,以后方能致遠。


六、讀書與臨證


蒲輔周先生臨終前曾告誡其子:“我一生行醫十分謹慎小心,真所謂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學醫首先要認真讀書,讀書后要認真實踐,二者缺一不可。光讀書不實踐僅知理論,不懂臨床;盲目臨床,不好好讀書是草菅人命。你要牢牢緊記!我的一生就是在讀書與實踐中度過的?!?/span>


的確,讀書與實踐(臨證),二者不可偏廢,是學習中醫必須終生堅守的原則。


學醫之初,通常是先讀書、背書,打下基礎,然后臨證,這是大多數醫家走過的共同道路。


張珍玉

張珍玉先生說:“背誦原著,學習理論是重要的,是基礎。但理論必須與臨床實踐相結合,才能加深對理論的理解,也才能變成有用的活的理論?!苯佑|臨床后,仍不能忽略甚至放棄讀書,而是應養成邊讀書、邊臨證的習慣,這也是大多數醫家成功的共同經驗。


袁鶴儕

袁鶴儕先生“數十年如一日,孜孜不倦,晝以醫人,夜以讀書,鍥而不舍”。


曹炳章

曹炳章先生“清晨看書是起床后第一要事。中年以后,凡診務稍閑,便手不離卷,直至晚年,毫不松懈”。


彭靜山

彭靜山先生回憶自己行醫之路時說:“做為一個醫生,必每天治病,每天讀書。治病不忘讀書,讀書不忘治病,兩者聯系起來,學以致用,這是我的經驗?!?/span>


路志正

路志正先生獨立應診后,“凡日間疑似難辨、立法處方無把握者,則于晚間研讀有關書籍,即是古人‘白天看病,晚上讀書’的方法?!?/span>


岳美中

岳美中先生“幾十年的生活,基本是‘日理臨床夜讀書’,臨床常無暇日,讀書必至子時”。即使六十歲以后,先生仍堅持“溫課”,并以“要有恒”、“有專一”、“要入細”等作為自我約束的“自律”。


讀書與臨證,有時還以集中一段時間交替進行。


蒲輔周

蒲輔周先生剛開始應診時,由于家傳的緣故,求診的人較多,有效者,亦有不效者。盡管病號接踵,先生還是決心停診,閉門讀書三年,把《內》、《難》、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、《溫病條辨》、《溫熱經緯》等熟讀、精思,反復揣摩,深有領悟。如此以后在臨床上方能得心應手。他說:“當時有很多人不了解我的心情,認為我閉戶停診是‘高其身價’,實際是不懂得經典的價值所在?!?/span>


臨證讀書與初學讀書有所不同,除了經典著作外,臨床各科及醫案等尤為重要。


路志正

路志正先生獨立應診后,仍堅持讀書?!胺踩臻g疑似難辨、立法處方無把握者,則于晚間研讀有關書籍,即是古人白天看病,晚上讀書’的方法。尤其是閱讀一些醫案,如喻嘉言《寓意草》、《章楠治案》、《柳選四家醫案》、《臨證指南醫案》等,以提高辨證分析能力,從前人驗案中得到啟發。前賢謂讀書不若讀案,確有一定道理?!?/span>


張伯臾

張伯臾先生在診病之余,“深入研讀東垣、丹溪、景岳等名家醫論及《名醫類案》、《柳選四家醫案》、《臨證指南醫案》,并常置《類證治裁》于案頭,隨時翻閱”。后來,遇到疑難雜癥增多,以平時熟用之法取效不多,“遂再次攻讀《千金要方》。隨著閱歷的加深,讀起來就別有一番感受”,并探索出一些治療疑難雜癥的思路。


譚日強

譚日強先生“每日利用診余時間,或溫舊課,或讀新書。所謂新書,是指何廉臣、惲鐵樵、陸淵雷、張錫純等所著的書及皇漢醫學等,頗有新的啟發?!?/span>


張澤生

張澤生先生“取精于宏”的方法很值得大家學習,他說:“當業醫一段時間后就要有定見。治病要有定法,讀書要有選擇,有批評,合我者用之,不合者棄之,要去蕪存菁,活用前人的經驗。我主張經典著作要熟讀精讀,其他可以泛讀博覽,最后要重點反復研讀一本實用書籍,從此書到臨床,從臨床到此書,反復數次,定型以后,可參看一些名家醫案醫話,雜志文章,廣搜博取,豐富自己的臨床。這樣實踐功夫才能純熟。這就叫做‘取精于宏’?!?/span>



七、讀書筆記


做筆記既是讀書方法,也是讀書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。古人講“不動筆墨不看書”,養成良好的做讀書筆記的習慣,有助于提高閱讀質量、積累學術資料。前人讀書,講究“眼到、口到、心到、手到”,所謂“手到”,就是記筆記。盡管當今獲取資料的方法簡便、高效,但從讀書的角度講,記筆記仍有不可取代的意義。


任應秋

任應秋先生認為:“一邊閱讀,一邊寫筆記,是幫助我們領會和記憶文獻內容的一種讀書方法,也是積累科技資料的一個重要方法。


岳美中

岳美中先生也說:“讀醫書,還要邊讀邊記,勤于積累。積累的形式則宜靈活。比如說,可以結合自己研究方向相近的一個或幾個方面的專題摘要積累,讀書時留意于此,隨時摘抄記錄,并部別類居,主要的加以標志,散漫的貫以條理,懷疑的打上問號,領悟的作出分析,大膽地附以已見。日積月累,對日后的研究工作是會有好處的?!?/span>


曹炳章

曹炳章先生在研讀醫籍時“每有心得必隨手錄之;即便在臥間餐時,偶有所悟必認真摘記。”他常說:“涓涓細流可匯成千里大江,磊磊泥沙能積為萬仞高山。其間寓意之深長,很能啟發后學?!彼膶W生回憶說:“先生閱讀前人名著和同人撰述時,一有所得,每必順手載入筆記或錄成卡片。并告誡我們別小看這只字片言,一旦用時方知字字值千金。因此,先生總把平時摘錄的筆記,卡片,不論其內容如何,文字多寡,一概珍視,并分類收藏。畢生持之以恒,及至暮年,雖幾經戰亂,所藏卡片仍不下數萬則?!?/span>


趙金鐸

趙金鐸先生認為“記”是讀書的三個重要環節之一,“記”除了背誦以外,還要寫讀書筆記。他說:“作筆記不單是照抄所涉獵的精辟論述,更重要的卻在于將所讀所學的東西經過一番猶如‘飲入于胃,游溢精氣’一樣的氣化吸收過程,通過綜合、歸納、分析,變成自己的東西,并用自己的話寫出要點及體會。還有不應忽視的一點,是記錄讀不懂、搞不通或有質疑的問題,以便進一步查考鉆研,請教研討于師友?!?/span>


劉炳凡

記筆記必須勤奮,劉炳凡先生說:“每讀一書,應將要點、疑點、難點簡明標記,獲得解答即時筆錄。運用于臨床后,有所心得,又隨時小結,分門別類加以整理。步入醫林以來,我共寫下學習筆記近一百萬字?!?/span>


沈仲圭

沈仲圭先生說:“筆記可分兩種:一種是原文精粹的節錄,作為誦讀學習的材料;一種是讀書心得,這是已經經過消化吸收,初步整理,并用自己的文字作了一定程度的加工的東西,比起前一種筆記來,進了一步。在學習過程中,這兩種筆記都很重要,前一種是收集資料的工作,后一種是總結心得的工作?!?/span>


任應秋

關于做筆記的方法,任應秋先生有專篇論述,頗切實用,將其中要點加以概括,以饗讀者。


①概括和縮寫:把已讀過的書的內容,作一個非常概括而簡短的敘述,扼要說明某一本書的內容,主要講的什么問題。這樣寫的好處是能幫助自己抓住書里所講的要點,加深對所讀書的理解。


②綱要筆記:即按照書的先后內容,或問題的主次來寫。一般是依照原文的次序進行一番簡明扼要的復述,體現出全書或全篇的邏輯性。綱要筆記,與我們常說的寫作提綱很相似。寫這種筆記省時間,重點突出,便于記憶。


③摘記:在讀書過程中,對一些論述、命題、定理、公式、警語、事例、數字、引文、例證,新的材料、新的觀點等進行摘抄。摘記最好用卡片紙,將閱讀發現的材料隨時記上。做資料卡片要注意四點:第一,要有科學分類;第二,要摘記實實在在的東西;第三,同一張卡片所記資料必須屬于同一分類;第四,要寫明資料的名稱、作者、出版時間和出處,圖書要寫清楚頁碼、版本等。


④綜合筆記:就是把不同書籍和若干資料中的相同內容,綜合到一個題目或專題下,寫一份筆記。綜合筆記可以加深對某一問題的理解,做起來又不太費勁。


⑤心得筆記:在讀完一本書、一篇文章或一個問題之后,自己有所收獲、體會、見解,用自己的話記錄下來。好處是能鞏固學習效果,檢驗學習的情況,使自己心中有數。如果在寫心得筆記時,發現對某一問題理解還不夠深透,不夠清楚明白,可再回過頭來再讀原文。如果感到書中有講得不夠恰當的地方,可在筆記中提出來,做為以后繼續學習的線索。


八、推崇書目


《名老中醫之路》凝聚了97位中醫名家的治學經驗,為我們開辟了一條中醫學習之路。就讀書而言,除了經典備受推崇外,還有一些書受到部分醫家的特別推薦,今將與臨證相關的部分書目列后,以資參研。


內科方面

董德懋先生回憶其師施今墨時說:“先生對孫一奎《赤水玄珠》和張石頑《張氏醫通》尤其推崇,認為是中醫內科必讀之書,每教吾等閱讀?!睆垵缮壬艿嚼蠋熧R季衡的影響,一生篤嗜《張氏醫通》,他說:“行醫之后,泛覽了一些有代表性的醫學著作,包括近代名醫的著作文章,而一生所篤嗜者,當推《張氏醫通》。我的老師對《醫通》甚為推祟,認為張璐活了七十多歲,臨床經驗極見功夫,足資借鑒。他的著作,既承《靈》、《素》及各家論說,又參以自己的學識經驗,議病論方,樸實詳盡,甚切實用,很少浮泛之詞,并附有醫案和醫話?!?/span>


陳源生先生受叔祖父的影響,推崇《醫學心悟》,認為“‘《心悟》一書,其精粹又在‘醫門八法’篇中,務必要熟讀、精思,最好背得?!_如其言,‘八法’篇頗切實用,我臨證以來,立法處方得程鐘齡先生益處不小?!标愐孟壬貞浧鋷煻「嗜剩骸跋壬鷮钣么狻蹲C治匯補》也頗推祟,謂李氏匯集古今醫書,刪其繁雜,摘其精華,又補入自己的經驗,證治獨詳,因此要求我們熟讀?!崩盥敻ο壬f:“《醫宗必讀》、《士材三書》、《醫門法律》等書,我認為議論精辟,很有獨到見解,極有實用價值?!彼艢q讀完了這三部書,并寫了十幾萬字的《醫門軌范》的筆記,為后來他能夠以脾胃學說為主,兼采各家之說奠定了一點基礎。


外科方面

朱仁康先生說:“在讀外科專著方面,由于師承相傳,我最推崇高錦庭《瘍科心得集》一書。蓋明清兩代在外科史上雖有明顯發展,外科書亦不少,但大多陳陳相因,多所雷同,惟此書一反既往以瘡瘍部位編次的慣例,而首創以兩病或三病駢列立論,辯其異向,條分縷析,既便于辨病(現在所謂鑒別診斷),更有助于辨治?!?/span>


婦科方面

裘笑梅先生認為必須下苦功夫熟讀的有:“《金匱》婦人病三篇,是專論婦科病的……此三篇中所述的理論和方藥,為后世治療和研究婦科臨床疾病的準繩。巢氏《諸病源候論》述婦人雜病二百四十三論,研究諸病之源,九候之要,為第一部病理專書。孫思邈《千金要方》婦人方治六卷,以臟腑寒熱虛實概諸般雜癥,而為立方遣藥的總則。


陳自明《婦人大全良方》,對婦科病作了系統的總結,認為肝脾損傷是月經病的主要病機。薛立齋《薛氏醫案》,重視先天后天,力倡脾胃兼補之說。《傅青主女科》,病立一案,案列一方,條分縷析,言簡意賅,有獨到的經驗。《葉天士女科全書》,自調經種子以及保產育嬰,靡不一一辨舉,條分明晰,雖變癥萬端而游刃有余,實為女科之寶筏。這些醫學著述,有志于學婦科的,要熟讀,關鍵處得一字一字地推敲?!?/span>


針灸方面

楊永璇先生的老師王誦愚特別推崇張介賓的《類經》,并指定其選篇背誦,“先師的教誨,使我對張氏《類經》的閱讀堅持數十年,深感要成為一名針灸家就必須通讀《類經》十九卷至二十二卷。以上四卷歸納和總結了古代醫家針術的各種見解,熟讀之后才能了解后世針灸專著的學術思想淵源?!?/span>


醫案方面

姜春華先生體會:“古今醫案中對我最有啟發的要算孫東宿的《醫案》、陳匊生的《診余舉隅》,此二書的辨證論治精神強,值得好好學習?!?/span>


張伯臾先生一生最愛的醫書包括徐靈胎評注的《臨證指南醫案》。


蔣潔塵先生舉薦最好的醫案范本是《謝映廬醫案》:“該書的一個特點是‘處方用藥,善于選用成方’。它在每一則醫案的后面,都附有一至兩個其所本的成方,而且不偏執經方、時方,對初學者來說,此書允稱為最好的醫案范本,值得閱讀?!?/span>


潘澄濂先生“認為在醫案方面,如《寓意草》、《王孟英醫案》、《謝映廬得心集》、《程杏軒醫案》之類,對癥狀的描述、處方的意義、治療的效果等,敘述的較為詳明,端緒易尋?!?/span>




閱讀64
分享